一口池

宇龙无差~

一个关于“他俩为什么都会唱《我要你》”的脑洞

一个脑洞,没有任何根据~


…………………………………………


北:“哥哥,哥哥,我下部戏要演高中生!”


居:“你演高中生?高中生他爸才对吧?”


北:“……”


居:“跟你搭戏的是谁?”


北:“是个女演员,叫卜冠今,哥哥你认识吗?”


居:“没有合作过。”


北:“我也没有,我刚刚搜了一下,她好像演了个电影,叫《驴得水》。”


居:“这片子上映的时候我想去电影院看来着,可惜一直在组里拍戏,等到后来杀青,电影早下片了,就没看上。”


北:“我刚好也想看,了解一下合作对手,哥哥我下了电影,咱俩一起看吧。”


居:“好啊。”


于是,他俩一起学会了《我要你》。


在店里碰上不少小宇宙~ or女鬼?
有妹妹写了:“还好~确实~”

【章远/井然】昨夜星辰昨夜风 13(中)

⭐宇龙无差⭐

手机铃声响起得很不是时候,章远都看到蛋糕里有块金属小牌子了,他正好奇是什么,就不想接手机,偏偏那铃声响个不停,拿起来看了一眼,是他妈妈,怕是有急事,他还是接了起来。

“喂,妈,怎么了?”

电话那头试探地问,“那个,小远啊,你朋友在你边上呢吗?”

章远皱了眉,看了眼桌子对面的井然,“妈,我一个人呢,有什么事您说。”

他妈妈好像松了口气,声音也和缓起来,“小远啊,爸妈其实一直有件事想跟你说,可是你今天带了朋友回来,也不是很方便。”

“妈,没事儿,他是我好兄弟,您就当他自家孩子,没什么不方便的。你和爸是遇到什么麻烦了吗?”

“不是的,小远……是这样,其实……其实我和你爸,年初已经离婚了,就是看你忙,一直也没机会跟你说。我现在不住在那边,妈妈现在的房子,你还没来过吧,你这两天要是有空,就过来坐坐,见见……你叔叔,那个,我们是上个月结的婚,都这把年纪了,就没怎么声张,领了证,我们……我们挺好的,哦,我把地址发给你,你,你有空过来家里啊。”

“……”

“小远,小远?你……你没事吧?”

章远还不知道说什么,他妈妈接着说,“小远,你可能也知道,我和你爸……唉,总之现在这样挺好的,我们见面说话,反而觉得比以前还敞亮了,以前就是顾着你太小,想着等你大了,再解决我们之间的问题,现在我们都挺好的。”

他妈妈可能是紧张,几句话说得有点语无伦次,章远脑子里却是晚上一家人一起吃饭的画面,他想,他的预感还真是没错的,这画面果然要变成他难得的温馨记忆了。

他整理了一下情绪,才在电话里说,“妈,你们开心就好,不用担心我……那,叔叔喜欢吃什么呀,我过两天买点儿东西,过去看看你们,给你们庆祝庆祝。”

“你什么也不用带,人来就行,就是见面认认,都是自己家,不要带东西了啊。”

“好。”

他其实很想说,“妈,今天是我生日。”

他还想说,“妈,其实今天我带回去的是我男朋友,是和我相爱的人。”

可是话在嘴里绕了一圈,他说,“妈,那您早点儿睡,我……我先挂了啊。”

那边应着好就把电话挂了,仿佛一块石头落了地。

井然在桌对面也听了七七八八,他见章远放了手机就坐着一动不动了,于是站起来走到他身后,把手放在他肩膀。章远坐了一会儿,好像才反应过来似的,往后靠在他身上,回握住井然搭在他肩上的手,越握越紧。井然俯下身抱住他,轻声安慰道,“没事,没事。”

“还真是个特别的生日。”章远笑着低下头,却落下一滴眼泪来,他活到现在,依然不知道如何参与他父母的生活,他只是觉得,其实他们都没必要为他委曲求全,忍到现在才分开,因为其实他压根也没觉得一家人在一起有多开心多幸福。

井然起身从蛋糕里取出那片铜片递给章远,上面是四个数字。

章远回头问他,“这什么啊?”

井然微微笑,“本来想让你猜,看你这小可怜的样子,就直接告诉你吧。新房钥匙。”

“?”

“都是我妈早年的投资,她在各地都置了房产,我前阵儿把北京的几套看了看,这套的格局是我最喜欢的,位置也好,离咱俩公司都近。你先过去看看,要是你也喜欢,咱俩布置布置就搬过去吧。”

“……”

“我在正式邀请你同居哎,给我一点点反应呗?”

章远回过身抱住他,把头贴住井然温暖的小腹,“住哪儿其实没那么重要,有你就好。”

井然轻轻地抱住他头,两人靠了一会儿,章远才忽然反应过来似的抬头看井然,“我为什么有种傍大款的感觉!你丫藏得够深的啊!”

井然听他京骂都窜出来了,笑道,“出来混还不得都防着点儿,我现在交了底了,怎么样,你就说傍不傍吧。”

“那大款还管不管饭。”

“管。”

“上下班包不包接送。”

“包。”

“床上给不给我爽。”

井然不忿了,“你是说之前没爽到?”

章远贴着他肚子摇摇头又点点头,嗤嗤闷着笑,笑完又低低地贴着他说,“我怎么觉得,今天过得这么魔幻呢……”

“咱们这就算在北京有了个家,什么时候你都能回去的家。我不管你爸妈怎么样,你前女友又怎么样,还有你公司里暗恋你明恋你那一票小姑娘,反正,你是我的人了,我也是你的,我就想咱俩不作妖不矫情每天开开心心地在一起,你说好不好。”

章远抱紧他的腰,在他肚子上蹭了蹭,又点点头,低低回道,“好。”

隔了会儿又问,“你之前该不是故意租我附近的吧?”

井然笑笑,“是。”

章远奇道,“套路啊,井然。”

井然红了脸,“我实在不知道怎么能跟你熟起来,就托朋友找了你住的小区,可是平常总也碰不上你。其实刚开始我都觉得没希望了……你,你不会怪我吧。”

章远讪讪道,“你朋友可真厉害,想查谁查谁啊?”

“你也知道,公司有些应收,人逃了追都追不回来,还不都得靠认识的人给你查。”

“你该不会说我欠了你钱吧!”

“……”井然只笑不答。

“井然!”

他一开始到底为什么觉得井然像个人畜无害的温柔小白兔,这明明是个披着兔子皮的大尾巴狼啊……章远翻个白眼叹道,“遇人不淑,遇人不淑。”

……………………………………

写了半天还是没写到车,我也很无奈啊……

【章远/井然】昨夜星辰昨夜风 13(上)

⭐宇龙无差⭐

“喂,云微……”

章远还没说完,就被李云微打断了。

“你是打来问何洛吗?”

章远愣了一下,“嗯。你知道她回来了?”

“你俩可真有趣,一个打完另一个打。她好像回来有几天了,说是跟导师做个项目,不过我也是刚刚才知道的,她说做完项目就要回去。”

“哦……是这样。”

“哦什么呀!章远,这多好的机会啊,你还不快点行动,我看洛洛就是忘不了你,她好像还没有答应冯萧的求婚呢。”

“……”

“喂,你听到了没有呀。”

“她电话里还跟你说什么了吗?”

“没有了,哦对,她还问,你现在身边是不是有个很要好的朋友。我估计她是问井然吧?你看她多关心你,你的事她都知道。”

章远没有心情再多说,草草挂了电话。他刚拿了何洛的手机号,打过去没有人接,只能试着拨她家的座机,这么多年了竟然还能拨通。

“喂,你好。”不是何洛的声音。

“阿姨,您好,我是章远,请问……何洛在吗?”

对方停顿了一下,“洛洛回美国了,飞机刚走。”

“……哦。”章远没想到她真走了,一时不知道说什么,“阿姨,我,那我先挂了。”

“章远。”她急忙叫他,“阿姨能跟你聊几句吗?”

“阿姨您说。”

“章远,我想我和洛洛舅舅欠你一个道歉……他当年,不该在你高考前去找你谈话的,这件事是我们考虑得不周全,这些年洛洛一直都还怪她舅舅。”

章远再听到高考,心里有种说不上来的滋味,但也不想再说什么,“阿姨,这都过去很久了,我现在也挺好的,您别放在心上。”

“你是个好孩子,不过你大概也知道,冯萧已经跟洛洛求婚了,她现在过得很好,当然你也很成功,阿姨希望,你们各自生活都美满,咱们就不要再去动摇她了,你觉得呢?”

章远一瞬间觉得人生很荒谬,十年后的今天,再次感受到与高考前相似的谈话,只是他的胸口,似乎不再像当年一样憋着一口气,好像,一切都风轻云淡了。

他挂了电话从阳台回房间,井然正在看那套旧漫画,他从漫画中抬眼看他,眼睛里似有湿意。但他还是轻轻笑了笑,“怎么样?是她回来了吗?”

章远点点头,走过去握住井然的手,“嗯,不过她又回美国了,这匆匆忙忙的,连个面也见不上。”

“那……你们……”

“我没联系上她,是她妈妈接的电话。井然……”这是章远第一次叫他的全名,“其实我挺佩服你的,你叫我打给她,还叫我先处理好跟她的感情,如果是我,我可能做不到安心地让你去见前任。”

“我……也没有很放心。”井然自嘲地笑笑,“不过,我吃过情感纠葛的亏,不希望再次陷到这种事情里,你如果心里放不下她,我会自觉放手的。”

“我说过了,我不放开,你也不许放。”

“好。”

两人又说了有一阵,才收拾上那套漫画回酒店。

“我真的搞不懂你,我以为你看了这漫画,即使不吃醋,至少也低落一阵……”

“其实我看得挺感动的,没想到你还挺浪漫,在漫画上写情书。”

“这哪算情书,那年代不就流行交笔友,我们不过是用漫画代替信纸罢了。”

“其实我也有一套这个漫画。”

“我知道,在你家看到了。”

“是为了你办公室装修才买来看的,不过今天看了你们的书,才知道重点不是漫画,而是何洛的翻译和你们的留言。”井然抬起头,“说真的,这样的感情放弃了,你不觉得可惜吗?”

“可惜啊。”章远叹气,“可是,我再选一次,也不会有什么不同,那时候我创业失败,退了学又背了一身债,真的是走到绝路了,她有更好的选择,不应该为了我放弃。其实人年轻的时候,哪有那么多轻松的路可走。”

“可是如果我是她,我也会怨你的。”井然黯然道,“你单方面分手,她连选择的机会都没有。那如果现在,我们也遇到了那样的情况,你也会和我分手吗?”

“……”章远没想到他会这么问,“那我只能努力不让自己再走到那样的绝路。”

“没事我会养你的。要是换我不行了,那就换你来养我,我会紧紧抓着你,才不会这么傻自己走。”

章远转头看他笑,“你也就是嘴厉害。”

两人一路散步走回酒店,开门的时候,章远就觉得不对劲了。

房间里没有灯,但是有烛光,他刚要插卡,井然把他手里的卡抽走了,他循着烛光往里看,星星点点,蜡烛一路铺到桌上,那里静静躺着一个蛋糕和一束玫瑰。“生日快乐。”井然在他身后说。

章远很久都说不出什么来,井然从后面抱住他,“生日快乐。”他在他耳边又低低说了一次。

“连我爸妈都不记得。”

“没关系,我以后都会记得。”

“你怎么知道的?”

“这么浪漫的时候,你能不能先许愿?”井然牵着他坐下来,“许了愿,才能拿到生日礼物哦~”

章远不敢闭上眼睛,他怕自己又落泪,能这么用心给他过生日的,不是何洛就是张葳蕤了。“张葳蕤跟你说的?”他忽然反应过来。

“哎呀你好破坏气氛,快许愿,许了愿就告诉你。”

章远许完愿又吹了蜡烛,井然才去开了灯,“我搞得这么浪漫,还提前让酒店点蜡烛,结果你一开口什么气氛都没了,你就不能少点好奇心吗?”

章远切了块蛋糕递给他,“看不出来啊,你什么时候跟张草草混这么熟了,她连我生日都告诉你?”

“因为我们喜欢的是同一个人吧。”

“啧。就你不会吃醋这一点,我真的很不满意。”

“你喜欢的是我,我难道吃自己的醋?”

“这倒,确实……”

井然轻笑着承认,“其实是她买礼物的时候我刚好看到,问了她才知道你要生日了,她真挺了解你的,她的礼物你很喜欢吧?”

“她今年买了啥?我还没收到。”

“那我先替她保密。”

“哎,你到底是她男朋友还是我男朋友啊!”

井然笑笑,“那你猜我送你什么?”

章远眯起眼睛,“你自己?”

“你去床上看。”

章远心想,这家伙看着斯斯文文的,没想到会送床上用品?

等他看到床上那副画时,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下来。

很多人给他拍过照,第一次有人画他。

那只是一幅简单的素描,画幅也不大。他在床上安静地睡着,被子松松地盖在身上。他的嘴微张,眼睛轻阖,头微微歪着蹭在枕头上,灯光抚过他的脸,那样放松,那样……柔软。右下角铅笔写了“2018 青岛 小远生日 凌晨”,下面跟着个草体的签名“然”。章远不知道自己在别人心里是什么样的,但他现在知道了井然眼中的自己。

“昨晚熟睡中的你。喜欢吗?”

章远回身拥抱他,“你为什么这么好。”

“那……我就当你喜欢这个礼物啦。”

章远点点头,“那你昨晚不是没睡多久。”

“我不困,快吃蛋糕,吃完还有礼物。”

“还有?什么啊?”

“你吃蛋糕呀,吃完就知道啦。”

“我该不会吃到戒指什么的吧。”

井然不说话,只是笑。

章远心跳得厉害,该不会,真是戒指吧……

………………………………
预警:下半章反攻。

【章远/井然】昨夜星辰昨夜风 12


⭐宇龙无差⭐

他俩是昨晚到的青岛,住章远家想想也不方便,于是两人直接定了个临海套间,享受好不容易空出来的几天假期。

大床正对着落地窗,太阳的光线透过玻璃打在雪白的被子上,映得两人脸上的皮肤都像透着光一样。章远伸出手臂盖在眼睛上,缓了一会儿才悠悠醒转过来,井然把头往他肩窝埋了埋,长发蹭在章远冒青的下巴,两人都痒得蹭了蹭。

“几点了?”井然眼睛还没睁开。

章远拉过被子给他挡了挡光,“不知道,睡饱再说,不着急起。”

“你胡子怎么长这么快,扎死人了。”

章远笑着拿下巴又去蹭他额头,井然一边往被子里躲一边咕哝,“你好烦,快起开。”说虽这么说,却往他怀了钻了钻,抱住他腰问道,“你今天是不是应该先回去看看你爸妈?我可以自由活动的,你不用管我。”

“这么快就想丢下我啊……”

“不是,我不是想着,我去不大合适嘛……”

“有什么不合适的。不过,我虽然跟他们说了今天回来,他俩也不一定在家,到时候回去看吧。”

以前他们也曾聊到过各自家里,井然虽然从小失去了爸爸,但他实在觉得自己比章远要幸福一些,因为他的母亲给了他优渥的生活条件、良好的教育环境,以及无穷无尽的爱。他曾经非常羡慕那些有爸爸的孩子,但是遇到章远之后,他发现父母双全也不都是他想的那样美好。

章远的爸妈是通过家里介绍结的婚,婚前一共也没接触几次,婚结了孩子都生了才发现这榫卯不是一对儿,根本合不上。日子过得没滋没味儿,谁也不想迁就谁,又没决心分开,夫妻俩看自己儿子都跟看冤家似的,久了连个冤家都算不上。

章远从小就懂事,井然知道他这种懂事后面的委屈,就跟他自己总是要加倍努力,才敢在所谓“普通家庭”的孩子面前抬头挺胸似的,但其实普通家庭的孩子常常看不到这种自尊,看到了也觉得这种过分的自尊伤人伤己,没什么益处。

章远说起过他以前那个情敌冯萧,说他人品多么端正,家世多么优越,人长得又讨喜,“但是我讨厌他那种处于优势的从容不迫,我知道他看到我也难受,但是他出于教养反而总是在帮我和何洛。有时候让我难过的不是何洛身边有别人,而是她身边的人都这样优秀,那让我清清楚楚地知道,我们身处两个不同的世界。”

井然捧着他的脸,看着他的眼睛,“可是‘喜欢’这件事,不是只靠优秀达成的,家世,人品,学问,哪一样都可以成为喜欢一个人的理由,但心跳往往与这些都无关,就像我第一次在飞机上见到你,还不了解你,但我隐约就知道,你在我心里会是特别的,其他人再优越的家世、再宽厚的人品、再广博的学问,不能给我那样的心跳。我讨厌你妄自菲薄,讨厌你不自信,在我心里,你就是最好的。”井然表情认真得像要进行一场辩论。

章远脸上火辣辣的,半晌憋出一句,“这些情话你都是怎么琢磨出来的……”

井然笑了,“由心而发。”

那天晚上他们没有做※爱,只是拥抱着不停地接吻爱抚,有些话,他们从未对别人说过,但对着彼此,仿佛那些难以启齿的话语,都能轻易地向彼此倾诉,那些晦暗幽深的心境,不用解释彼此都能了解。

井然不知道为什么会在这个阳光明媚的早晨想起那个有些伤情的夜晚,也许是因为要见到他父母而有些紧张。他揉了揉眼睛钻出被窝来,忽的被窗外波光粼粼的海面闪得晃了神,以为自己一下子从深秋回到了夏天。

“别盯着看,等会儿眼睛痛。”

“可是太美啦!今天阳光也太好了吧!”他声音都高了好几度。

“瞧你那傻样儿~”章远笑着从行李箱里取了刮胡刀,正准备去浴室,井然手肘撑着下巴,趴在床上勾搭,“我给你刮呗。”

俩大男人穿着睡衣坐在窗前的浴缸里刮胡子,章远想笑不敢笑,井然一边刮还一边吩咐,“你千万别笑啊,回头我给你刮毁容了。”

“你手别抖啊,我原来还觉得挺浪漫的~怎么感觉这么像惊悚片……”

“别说话……啊呀你别动!”

磨磨蹭蹭终于收拾完,出门已经晌午,先垫了点儿午餐,到章远家的时候果然家里安静如鸡,人影也没有一个。

两人反而觉得轻松,章远把井然带自己房间各种寻宝,角角落落都是他长大的痕迹,不过他的房间很久没收拾了,里面有灰,两人也不多呆,就按原计划往八大关走,那里沿海一大片都是殖民时期的外国建筑遗留。

章远知道井然那是职业病,走哪儿都不自觉地观察建筑啊植被啊城市规划啊各种,青岛这么个历史大宝库,自然是不会放过,两人一路走一路看,井然给他普及各种建筑风格,说这些风格后面的历史,章远好像从他嘴里,看到一个他从未触摸过的家乡。他也说起国内的城市规划是多么无序而短视,毫无美感的建筑是多么满目疮痍不堪入目。“我们效仿西方但总学不到精髓,损毁自己的古建毫不留情,却不知道一个民族的审美情趣,都印刻在那些历史遗留里,一旦损毁,便连着骨血都抹去了,再造都是东施效颦、徒增笑柄。”

章远忽然说,“咱们一起做个闯关游戏吧,就以各大古都为背景,你负责还原古都风貌,为我们的美工部门提供专业技术咨询,我负责关卡设置,重点是要让玩家体验曾经真实存在过的城市,北京就作为第一站,到时候玩家们可以直接在古城墙上约会打怪。”

井然笑道,“你知道这得涉及多少史料和数据吗?我一个人怎么可能完成,而且我还没做过游戏。”

“你没做过还没玩过吗?你就说有没有兴趣吧,不要小看游戏,你的观念,说一万遍人家未必听得进去,但是游戏能让人在玩乐中就了解你的想法,而且玩的大多是年轻人,只要情节设计有趣,把各大古都当地图,让人在闯关中不知不觉接触建筑设计理念。如果前期成功,后续发展可以把地图延伸到各个国家,我们的亮点是,在游戏中走遍世界各国有代表性的建筑,不是像旅游那样参观,而是实打实地变成这些建筑的主人,生活在这些建筑里,这点子怎么样,是不是很有挑战!”

“回头可以聊聊,不过现在私人时间,章总好不好不要聊工作啦,还说我工作狂……”

“咱俩彼此彼此好不好。”

两人逛了小半个下午,井然说道:

“饿了,带我去吃海鲜。”

“好,带你去一家我私人珍藏的小店~”

这时,章远接到了他妈妈的电话,让回家吃饭。

“妈,我带个朋友回来行吗?”

“哦,好,那我多买几个菜。”章远的爸爸妈妈做菜都不行,也就是能做熟但卖相和味道都不能深究的水平,因此有朋友来的时候总是买些熟食回来顶事儿。章远知道井然今晚肯定没法儿吃好,于是提前打招呼,“吃不下别硬吃啊,咱俩回来我带你再去吃夜宵。”

“有没有这么夸张啊!你这样说阿姨会伤心的。”

“你吃了就知道了。”

结果,井然真是只能礼貌性地吃,章远在饭桌上盯着他笑,他爸妈大概也知道家里做的菜不怎么可口,就往井然跟前推了推外头买的熟食,章远也使坏拼命往他碗里夹,他只好边往嘴里塞边推:“够了够了阿姨,我真的吃饱了,我平常饭量就不大,真的。”

倒是章远的爸爸说,“这是小远第一次带朋友回来呢。”让一桌人眼泪都差点掉下来,也许是年纪大了,章远觉得父母双亲都变得温柔可亲起来,也可能是因为有井然在的缘故。

一顿饭算吃得热闹,章远甚至觉得,也许很多年后他想起今晚,仍然会觉得是个格外温暖的回忆。

“对了小远,下午有个女孩儿来过,说是叫洛洛,给你带了个包裹,我跟她说你回来了的,不过她好像有急事,放了包裹就走了,说是以后再找你。那包裹我放你房间了,你等会儿记得看啊。”

饭桌上安静下来,两位老人觉出氛围不对,试探着道,“女朋友啊?”

章远很想说,“这个是我男朋友。”挣扎了半天才低低回了一句,“不是。”

他也很想马上起身去看看何洛到底给他捎了什么,可是他看到井然抓紧筷子的手了。他轻轻道,“你陪我去房间看看,好不好。”

“……”井然有些惊讶地看向他,然而也没说什么,跟他进了房间。

《夏日异闻录》,那套他们曾经鱼雁往来的漫画,先由漫画店老板寄给章远做纪念,又被章远千里迢迢带到美国交给何洛,如今又被何洛不远千里捎回来,静静地躺在章远的书桌上。

漫画里夹着一封书信,不再是他们分手时何洛心碎的告白,而是简简单单的一行字:

“远方:愿你安好。”

远方,原来不仅仅是章远公司的名字,还是他的笔名,是他和何洛之间的暗语,井然想。

真的是好电影,不枉北老师各种推荐~ 去电影院还看到了北老师的广告~ p.s. 电影杀青照里有他,他微博已经转啦,快去看~

【章远/井然】昨夜星辰昨夜风 11

⭐宇龙无差⭐

被屏两次也是赢了~ 链接见评论吧~

貌似链接挂了,评论里新发了云盘链接,自取哈~

【章远/井然】昨夜星辰昨夜风 10

⭐宇龙无差⭐

章远看到井然推门进来时,几乎听到了自己心脏在胸腔内极速撞击的声音。

“不是明天才回来吗?”他觉得自己的声音听起来甚至有点傻。

其实这也不怪他,井然两周前受老师的邀请去罗马参加国际产业设计峰会,顺便和业内的老友聚会,说是随便聚聚,其实都是业内信息交流分享。两人才刚表明心迹,正是你侬我侬的时候,就这么分开了十多天,任谁也熬不住。

章远是熟知远距离恋爱的,所以越发讨厌分离。那时候和何洛还能天天电话或视频,可现在工作一忙,加上时差,和井然微信上聊聊的时间都欠奉,常常就是井然抽空发几张景色过来,他隔几小时再发语音过去。

半月不见,他头发又长了点,拿皮圈在脑后扎了个揪。身上的浅杏色羊毛西服熨帖地包裹着他匀称饱满的身体,将他衬得越发的谦谦君子、美人如玉。章远自认以前从来不会这样去观察一个男人,可对于井然,他似乎从一开始就特别在意。

“不过来抱抱我吗?”

章远几乎是跑过去一把搂住他。

“怎么了?”井然埋在他颈边问,久违的体温让他声音都哑了。

章远摇摇头,抱了一阵才说,“怎么提前回来了?”

井然在他肩头低低地叹了口气,“以前一个人去意大利旅行,走走逛逛去了很多地方,尤其罗马和佛罗伦萨总是看不够,可是今年再去,突然觉得哪里都没意思,可能是因为每去一个地方,都希望你在我身边。”他的嗓音低徊柔糯,透过他们紧贴的胸腔传到章远的心口,在那里刮起旋风。

章远想着他发过来的一张张照片,忽然眼睛就涨了,那点任性都被他勾出来,抱着他就是不撒手。

井然轻拍了拍他的背,“给你带了礼物。”

两人这才松开,所幸是午休时间,大多人出去吃饭了,要不这两面大敞的透明办公室,什么都让人看了去。章远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才想起来按遥控放下帘子,转过身就看见井然从行李箱拿出一个包装精致的礼物来。

“什么啊?”

“手工领带。”井然眼里扬起一点小得意。

“你有我尺寸?”

“偷偷量的。”

“好啊,什么时候?我怎么不知道!”

井然笑声悦耳,双手环上他脖子,在他耳边低低地吐气,“床上……”

“都量了哪儿?”

“哪儿都量了~”

“量得开心吗?”

“开心啊~”井然拿额头抵着他,“要试试吗?”

章远看着他眼睛,“你帮我戴。”

于是他看到井然玉白的手指抽出领带,是他一贯喜欢的冷色调,却带了不显眼的赭色暗纹织花,仿佛将井然那点暖色织进了他的生命。井然的手指翻起他的衬衣领子,在他喉结下面动作,轻薄柔软的桑蚕丝细领带用温莎结撑得饱满起来,章远只感觉到他温热的呼吸一点一点打在自己脸上,他挑起井然身上那条赭色藏蓝织花领带,与他的像是一对。

井然把自己的领带翻给他看,“Yuan & Ran”的花体细细密密地绣在背面,章远翻过自己的,果然,一样字体的“Ran & Yuan”。章远抱住他,觉得这时候说什么都无法传达自己的心情。井然却低低地说,“我知道这世界谁也绑不住谁,该分开的时候就要痛痛快快地放手,我没想永远绑着你,只希望我们能绑多久绑多久,你说好不好。”

“我差点被你外表给骗了……”章远抱紧他道,“你原来是这么悲观的一个孩子。”

“我明明比你大。那……你有没有很失望……”

章远本来坐在办公桌上方便他打领带,这会儿抬起头看他,“我不怕你悲观,只要你不放开我,我一定不放开。”井然把头埋到他肩上不言语,不知道想些什么,隔了一阵才道,“我们回家吧,我想亲亲你。”

章远站起身,将他抵到墙边,鼻尖抵着鼻尖,嘴唇贴着嘴唇,交换一个湿润而又绵长的吻,章远在他耳边说,“然然,别怕。我们说好了,谁也不要放开谁的手。”

井然没说话,只是紧紧抱着他,章远知道他哭了。

他们或许都对以前的自己失望,也为失去过的恋情怅惘,可是他们现在拥抱着彼此,曾经的伤口都慢慢愈合生长,就好像这个世界都完整起来一样。

井然在他肩上蹭了蹭眼睛,有些不好意思地抬起头,长睫毛还湿润着,“我其实就是有点想你了,你不许笑我。”

“我不笑你,我想……”

“想什么啊……”

“想白日宣淫。”章远说完挠了挠头,又咬着手指笑着看他。

井然笑出声来,“回家。”

井然拖着行李箱,又回头看了一眼他的办公桌,那上面的美国时间已经收起,章远的细心总是让他感动,这一次,希望能走到最后吧,他默默地想。

他们走得匆忙,没来得及交代什么。杜果果一回办公室就叫起来,“老大的办公室怎么拉窗帘啦!”

张葳蕤其实一进门就发现了,其他人也跟着瞎起哄,“天哪,老大的办公室第一次拉窗帘!是谁来了?”

“该不是他美国那个女朋友回来了吧?”

“不会吧!我的男神啊!难道要被收割了吗?”

“别花痴了,你男神迟早要被别人收割的,不会栽在你手里。”

“他美国的女朋友不是早就分手了吗?”

“没听过死灰复燃这个词吗?”

“这十万八千里的,怎么死灰复燃啊……”

“那可不一定~”

张葳蕤听烦了,“该休息休息,该干活干活啊,八卦老大,小心回头他削你们。”

杜果果不怕死去敲了敲门,才发现里面根本没人,灯还亮着,电脑关了,她拉住张葳蕤,悄咪咪地问,“张姐,你说会不会是井大帅哥?”

张葳蕤被她雷达一样敏锐地直觉吓到,“怎么可能?”

杜果果放开她手,“怎么不可能,你是没见他俩见面时眼睛里噼里啪啦那个火花,我都要被闪瞎了……”

“瞎说什么!小心老大揍你。”张葳蕤内心是崩溃的,章远凭什么把这事儿告诉她,害得她现在还得帮忙打掩护,这个男人一定是老天派来历练她的吧。

井然家好久没收拾了,俩人径直去了章远那里。自从第一次后,他俩还没机会再在一起,这回干柴烈火做了个尽兴,完事了两人抱在一起说小话。

“进步不小啊,章远同学。”

“这回没疼吧?我可是认真学习了的,不知道看了多少资料。”

“你要想学我教你就好,还查资料。”井然笑话他。

“那我总得把第一次给找补回来吧,上回你都在床上躺了一天……”

“你能不提那事儿了吗……我……我就是第一次不习惯吧……后来,也挺舒服的。”井然说完耳尖又红透了,他以前没想过要谁进入他的身体,可跟章远在一起,他就是想,想进入他,也想被他进入。

“那照你这么说,我上回表现还可以?”

“比我好,我第一次的时候把人弄出血了……那会儿才大一,什么都不懂……后来,人家直接都不联系我了。”

“……”章远没说话。

“你生气啦?”井然转眼看他,“我不说以前了,我错了。”

章远像是才反应过来,“你够早的啊……”

“大一哪算早啊,现在都高中就……”井然拿手指在章远胸口划拉,他知道自己不该问,可还是忍不住,“你不也是高中就恋爱了吗?”

“可是我一直没有……”章远收了声,隔了好久才说,“我们本来打算结婚再……那个来着。”

这回轮到井然惊讶了,他撑起身子盯着章远,“真的假的!这年头还有……”他歪着嘴角笑了一下,“章远,我发现你真的是……”

章远恹恹的,“真的是什么啊……”

井然抱住他,把头枕在他胸口,“真的是好难得。那这么说,上回真是你第一次啊……”

“你说呢!”章远声音都高了八度,仿佛吃了极大的亏。

井然笑着亲了亲他胸口,“那你很有天赋啊~”

“那要不要再来一次~”

井然埋在他身上笑,“你还来得动吗你……”

章远也笑,“动不了了……饿。”

说完俩人肚子都叫起来,“点外卖吧,我也动不了了……”

俩人赤身裸体抱着笑成一团,觉得从来没有这样肆意轻松过,可是外卖还没到,章远接到了杜果果电话,章远和何洛跟异闻录一起,上热搜了。

【章远/井然】昨夜星辰昨夜风 9

⭐宇龙无差⭐

张葳蕤再看到章远已经是她回来后的第三天了。这两天里她动了好几次要直接去章远家敲门的念头,是何洛回来了吗?他从来没这样丢下项目不闻不问过,打他电话他也回得心不在焉……最后她只是再多喝一杯咖啡,然后告诉自己别再想他。

是啊,已经不是大学那会儿了,自己再不能拿抓考勤当借口去敲他的门,既然已经下定决心放下,就不应该再拖泥带水。所以当她看到章远满面春风地走进办公室的时候,她告诉自己,不应该难过,不过就是何洛回来了,她该为他开心不是吗,是她自己劝他把何洛追回来的不是吗?

“恭喜啊。”她淡淡地道。

章远愣了一下,竟然脸红了,“你怎么会知道的?公司传得这么快吗?”他又转念一想,不对啊,自己跟谁都还没说这事儿呢。

张葳蕤想,“连公司的人都知道何洛了?她离开这一个月发生了这么多事吗……”

“对了,前天打电话说的那个bug,技术上解决起来没太大问题,我昨天……”她说完这两天的进展,两个人又讨论了下一步的工作和分工,到快出办公室,她仍然没有问出关于何洛的问题,倒是章远在她出去之前说,“中午一起吃个饭吧。”

“……”

“介绍个朋友给你认识。”

“谁啊?”

章远笑得一脸暧昧,“等会儿你就知道了。”

张葳蕤刚走出办公室,章远就拨通了电话,“喂~”

“喂~”

“你在忙?”

“没忙到不能接你电话。”

章远开心起来,“那中午一起吃饭呗。”

“难得啊,以前都是我去叫你。”

“哟,你还记仇啊~”

“你想吃什么?”

办公室里并没有别人,章远还是放低了声音说,“你那儿还疼吗?咱今儿别吃辣了呗。”

“你能不能闭嘴。”

章远笑出声来,笑了会儿又小声说,“是这样的,我想介绍个朋友给你认识。就是我上回机场接的那个,我以前也跟你提过一两嘴,我们渊源比较复杂……我想先跟你交代一下情况,省得你以后误会……”

“……”

“你生气啦?”

“没有,就是没碰过主动交代情况的……不知道该怎么反应。”井然其实有一点感动,他又问道,“那你打算直接跟她说啊?”

“我知道你不想把私人的事带到工作场合来,不过,她是我大学同学,算是我很好的朋友了,工作上又是搭档,她以后总会知道的,我也不会特地说,主要就是让你们互相认识一下。”

“那她喜欢吃什么口味的,咱们按她喜好选吧。”

“她口味和我一样,就按我的口味选就行。”

“章远,你故意的吧。”

“我还以为你就不会吃醋呢~”

井然听他声音里都透着得意,咬了咬后槽牙,“对,我是吃醋了,你今晚回自己家睡吧。”

“别啊!”章远急了,“然然,我错了……”

“跟你说了别叫然然!”

“你昨天不是答应我可以这么叫了么?”

“床上的话能信?”

“然然,你这么恶劣你男朋友知道吗……”

“他比我恶劣。”

“真的呀,那你跟我说说他哪儿恶劣?”

“不跟你说了,我挑餐厅。”

两人又说笑了一阵才选好地方,还没到午饭时间,章远就带着张葳蕤过去了。可没想到见到井然之后,她的情绪就不高,章远很多话茬她都没有理,忍到快吃完饭,她终于问道,“章远,何洛跟你回来了?”

章远忙看了井然一眼,井然管自己吃菜,撇开脸根本不看他。

“不是,张草草,你这突然的,什么意思啊……”

“你直接说,我不会受不了的,你不用特地给我介绍人。”她又转向井然,“对不起,我不是针对你。”

“……”章远反应了好一阵才转过弯来张葳蕤什么意思,原来她以为自己和何洛和好了,才特地给他介绍男人……“不是,你误会了。”章远急了,一是怕井然生气,一是他没见过张葳蕤这么激动的样子。她一向善于管理自己的情绪,很少有失控的时候,可是她现在眼眶泛红,紧抿着嘴,连太阳穴边的青筋都爆起,是随时都要崩溃的样子。章远这才知道,这一个月的旅行,没有让张葳蕤放下一切,她只是更深地将自己埋了起来,埋到她自己也以为不在乎的深处。

章远一时不知道怎么解释才好,“张草草,何洛没有回来,你别这样。”他犹豫道,“你们对我来说都很重要,我真的,只是想介绍你们认识一下。”

张葳蕤嗤笑道,“你们认识才几天?他就对你很重要。”

井然顶了下后槽牙,把一只手盖在章远的手上说,“你真的误会了,是我们没说清楚,重新介绍一下吧,我是章远的男朋友。”

章远的手轻轻抖了一下,不可置信地看着井然,所以他这是捎带着自己直接出柜了?不是他说的在公司要低调么……

张葳蕤气到笑了,“章远,你为了让我死心真的……”她说到一半忽然停住了,因为她注意到了井然和章远的表情,那不是糊弄她的表情,他们都很认真。她喝了口水才说道,“我真的只是走了一个月,对吧?”

她曾经以为,除了何洛,章远不会再爱上第二个人,可是这个男人,用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打败了她的十年。她现在才发现,不过一个月,一切,都变了。

同款get起来~